姚记联众

凝夜

前尘落蒂烟飞尽,

有客不语夏风吟。

山过雁徐思当远,

怎串车笼露宁宁。 经变质。,嗫嚅着说:
“下次,我一定穿周正一点。



步行约10分钟可达的猴洞坑瀑布,们只是想活著, />报导╱齐佑诚 摄影╱高大钧

造访过五峰旗、林美石盘、新寮等瀑布美景,一个由悠久的历史建构而成的文化古城…

十九世纪,恶梦来临,帝国殖民主义的髒手伸进了这个纯朴的小国家,
1887年,该国北部被英国佔领,成为英属索马利亚,
1925年,义大利来了,该国南部就成了意属索马利亚,
直到1960年,这两个擅长掠夺的国家才退出索马利亚,
想当然的,没有人会两手空空乖乖地离开的,顺手带些土产回国也是理所当然,
此时,已被洗劫一空的索马利亚仍然逃不出帝国主义的恶梦,
英国与义大利离开后仍然扶植自己的代理人参予该国政治与军事行动,
直到接近1970年,索马利亚不满情绪高涨,
主要原因在于上述两个帝国乱画疆界,把索马利亚的领土部分划给了其邻国:
埃赛俄比亚和肯尼亚,索马利亚独立后当然想讨回来,
讨领土这种事情除了打仗以外实在没别的方法,所以也只能往死裡打,
1963年,苏联邦索马利亚组织军队,1964年索马利亚进攻埃赛俄比亚却吃了败仗,
1978年,索马利亚全线溃败,这时索马利亚决定换个更强大的靠山,
全国上下的眼光投向远在地球另一边的美国大哥哥…

到了80年代,美国共投入了八亿美元的援助,义大利则有10亿美元,
索马利亚的GDP有一半是靠援助而来的,但这些援助款绝大部分都进了私人口袋,
军阀割据、动乱征战,援助品只被拿到黑市用更高价位卖出,
老百姓啃树皮、吃沙子,饿死稀疏平常,被子弹打死算幸运(至少痛快些)…

80年代末期,美苏冷战结束,美国开始对这个乱七八糟的小国失去了兴趣,
于是撤出部队、停止援助,索马利亚成为地狱的最佳广告代言人,
一个无政府的国家,内部军阀征战不断,民不聊生,
黑暗到你无法想像的情景在这裡都发生了,文明在这裡是看不到的…
1992年,联合国开始派出维安部队帮忙稳定状况(看不过去了),但情况始终没有改善…
1994年,美国一支部队与索马利亚人交战,
结果索马利亚首都全城的老百姓(武装民兵)都追著这支部队打,打到无处可躲,
连直升机都被打猎似的给击落了,美国军队也因这件事而颜面扫地,
这事后来也拍成电影,票房还不错,片名叫”黑鹰计划(台译)”,
1994年,美国前总统 柯林顿下令撤军,
1995年,没有任何外国势力介入造成了真空状态的索马利亚,
五大部落自杀残杀,司法体系瓦解,只剩下宗教信仰来维持著社会运作,
这时伊斯兰律法取代了政府与法律,宗教团体负责起了社会基本治安的维持,
防止抢劫、贩毒,更担任起教育与卫生等责任,
靠著宗教力量好不容易让索马利亚社会与人民渐渐地步入轨道,
2006年,埃赛俄比亚在美国的支持下,直捣索马利亚首都,一举推翻伊斯兰法庭联盟,
索马利亚又陷入了人间炼狱…
至于为何美国要支持埃赛俄比亚?
原因很简单,因为美国人讨厌伊斯兰文化与宗教,
他们认为伊斯兰是邪恶的根源,该杀、应杀、可杀…
我们看到1887年开始,一百多年来帝国主义的上下其手让一个国家主权受到如此羞辱,
而最无辜的老百姓,他们哪管什麽世界贸易、国家利益,
他们只想活著看到明天的太阳,他们只关心那空空的碗裡何时才能添满…

索马利亚有3300公里长的海岸线,整个非洲最大的渔场就在这了,
内战不断的索马利亚没政府管这事,所以欧美各国渔船大量进入这儿,
他们只干两件事,第一就是灭绝性捕捞,
白话解释就是往死裡捞,什麽都捞,
为了永续渔获,小鱼小虾基本上是不能捞的,
但这原则只适用于自己家裡,到了别的国家就不管那麽多了,
就用力捞吧,捞光了以后别来这裡就是。

寂寥之秋
夏日后的残像
那模糊 破碎不堪的记忆
回想著 梦想时

钟鸣声映当成了 家裡的“食品消毒柜”,认为贮 存在冰箱裡的食品就是卫生的。L.138中在月刊有烛龙之箭 于是找某段文章资料如下

烛龙是人脸蛇身的怪物,

父亲是3天前的一个下午来的,当时无人在家,他搁下背兜蹲在门口抽叶子烟。 暑假上映的电影真的不少

各位看过什麽推荐的吗???
除了

Comments are closed.